Amour GUO's Blog

得之我幸, 失之我命.

Monthly Archives: 八月 2006

福寿螺

这两天北京已经全面禁售福寿螺了,想起上周五刚刚和大收、XIXI、水、管他们去吃的福寿螺。又庆幸,又有点担忧。庆幸的是在禁售前赶上吃了最后一拔福寿螺,同时也有些担心那些螺里真的会有管圆线虫。

周末游泳

    周六周日连游了两天泳,进步很快,现在能游出十几米了,只是换气和手脚的协调上还有待改进,下周再来继续熟悉一下就应该差不多了。在水里的感觉真好:)可惜游泳池里的人太多了,而且周六还喝了一口泳池里的“洗澡水”-_-|||

唐山俚语,呵呵,大家能看懂几成?:)

2006-08-01
唐山俚语,呵呵,大家能看懂几成?:)
(个人看着不是太纯,像是有点开平、古冶的口音)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前儿个猴剩,我二收上我家找我割个喇磕儿,说我婶儿角着推不逮劲儿, 我问他咋着咧,他说知不道捏,列儿个黑且还咋儿也不咋儿捏,今儿 个早且还上借比儿借马勺儿给老磕猪插食捏,晌火头儿揍不中咧,揍 趴地炕沿上,一劲儿喊脑心,啥活计也干不了咧,粥也没挠,一家子啥 嚼个儿也没有,饿(ne4声)的我眼发蓝,我心思着,兴是给黄各狼子 觅上咧?我割个说,那你咋不找二妗子给瞅瞅捏,二收说,快拉倒吧, 你二妗子推莫叽,没那么哪砸的,我推各营她,上把我后脑勺子长疖 子,她叫我找药引子,闹半天是找长虫,还有叽遛皮,还有歇虎柳子, 咱们这嘎达儿也学莫不着耶,我逗不找她。我说,二收啊,你紧遛儿地 送我二婶上医院让大夫给瞅瞅吧,二收说,我是掂着套车去捏,揍是不 中,我家大眼儿车让你老故借去上窑坡上拉焦子去咧,后剩还得到地里 拉茬子,明儿个牲口还得拉耪子刹地捏,咋整捏?我也没辙咧!

MD今年怎么3个情人节

2006-07-31
    今年是阴历的七月初七,相传每年的这天,所有的喜鹊都会飞到银河上搭起鹊桥来让牛郎和织女相会。这么美丽的故事,这么美好的日子,我却只能孤单一个人渡过。而且今年是阴历闰七月,也就是说,一年有两个七夕,加上2月14那个洋节,就是仨,TMD,真是屋漏又逢连夜雨,老天爷一点同情心都没有。不过回想一下过去这二十多年,竟连一次情人节也没过过,这两次也就算了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