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mour GUO's Blog

得之我幸, 失之我命.

Monthly Archives: 7月 2006

泡温泉记

2006-07-29
    今天和几个朋友约了去立水桥泡温泉,除了温泉和温床外,还有游泳池,正好练习一下我那半搭子的游泳。小白,应该是传媒圈里的,特逗一人,比较没口德;比目鱼,长发,干瘦干瘦,身上有几处纹身,据说是搞工艺美术的;律师,职如其名,是中关村一家律师事务中心的律师,主要负责民事诉讼;还有两个小白带来的MM,没有交流过,所以不了解;苛儿也来冒了个头,不过随后就离开和她老公去打保龄了,没有下水,鄙视她一下,呵呵。

“七·二八”老乡会

2006-07-28
    今天是唐山抗震30周年纪念日,对于每一个唐山人来说都是个重要的日子,为了纪念这个日子,也为了让在北京生活和工作的唐山人能更多地互相认识和互相照应,约了群里几个老乡在簋街胡大饭店聚会,据说这家老店刚被停业整顿了,前两天才重新开张,屋顶上还挂了个电视,让顾客能通过设在厨房的摄像头随时看到那边的状况。大家吃得、聊得都很尽兴,聚会结束时,还相约九月一起去郊游。

附庸风雅地去听了一次音乐会

2006-7-27

    今天也附庸风雅地去听了一次音乐会,咱不懂音乐,不过也能些许感受到一些共鸣,据说压轴的李传韵是一位大师级的人物,呵说心里话比起上去工体“后街男孩”的演唱会是好多了,感谢娱乐同仁的赠票。

    曾经答应过别人一起看音乐会,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实现这个诺言了。

丰宁坝上游

2006-07-22
    昨晚十点半才到得丰宁坝上,就直接在姚禹事先联系好的农家院住下了,院子的主人姓武,是个黑黑的四十多岁的汉子,大家都叫他“老武”。
    今早七点起的床,吃完早饭,就去骑马了,我选的是一匹深栗色的马,刚开始,他说什么也不跑,只是慢慢溜达,而且很有脾气,一踢他肚子或是用鞭子抽他,他就蹽蹶子,别的马想超他的话,他也会踢人家,一路上差点踢到4匹马;半个小时候,他和我慢慢熟了,加上我也摸透了他的性子,才肯放开了跑了起来。大概骑了四小时,因为没有装马靴或是带护腿,腿肚子磨得有点痛,而且没有防晒霜,有点晒伤,真是小瞧了草原的太阳了。中午的农家饭一点也不丰盛、也不可口,不过由于大家上午很累,所以还是吃了不少,下午又去和张志宏去村庄后边的草原上转了一圈,在北京很少能看到这种走上一个小时都看不到一个人的地方,很广阔,让人感觉心情都很平和。回来后,洗了个澡,休息了一会,快五点时,就又去爬山了,七点多才回来,八点半,老武已经准备好了烤全羊,晚饭间喝了些酒,竟没有一点醉意,随后又和姚禹、张志宏、董进他们去看星星了,草原上看到的星星真的很美,看完回来睡觉,休息好准备迎接新的一天。

柏拉图与苏格拉底的对话

柏拉图有一天问老师苏格拉底什么是爱情
苏格拉底叫他到麦田走一次
要不回头地走
在途中要摘一棵最大最好的麦穗
但只可以摘一次
柏拉图觉得很容易
充满信心地出去
谁知过了半天他仍没有回去
最后,他垂头丧气出现在老师跟前诉说空手而回的原因:
"很难得看见一株看似不错的,却不知是不是最好,
不得已,因为只可以摘一次,只好放弃,再看看有没有更好的,
到发现已经走到尽头时,才发觉手上一棵麦穗也没有
这时,苏格拉底告诉他:
"那就是爱情"

柏拉图有一天又问老师苏格拉底什么是婚姻
苏格拉底叫他到彬树林走一次
要不回头地走
在途中要取一棵最好、最适合用来当圣诞树用的树材
但只可以取一次
柏拉图有了上回的教训
充满信心地出去
半天之后,他一身疲惫地拖了一棵看起来直挺、翠绿,却有点稀疏的杉树
苏格拉底问他:"这就是最好的树材吗?"
柏拉图回答老师:
"因为只可以取一棵,好不容易看见一棵看似不错的又发现时间、体力已经快不够用了,也不管是不是最好的,所以就拿回来了
这时,苏格拉底告诉他:
"那就是婚姻"

柏拉图又有一天又问老师苏格拉底什么是外遇
苏格拉底还是叫他到树林走一次
可以来回走
在途中要取一支最好看的花
柏拉图又充满信心地出去
两个小时之后,他精神抖擞地带回了一支颜色艳丽但稍稍焉掉的花,
苏格拉底问他:"这就是最好的花吗?"
柏拉图回答老师:
"我找了两小时,发觉这是最盛开最美丽的花,但我采下带回来的路上,它就逐渐枯萎下来"
这时,苏格拉底告诉他:
"那就是外遇"

又有一天又问老师苏格拉底什么是生活
苏格拉底还是叫他到树林走一次
可以来回走
在途中要取一支最好看的花
柏拉图有了以前的教训
又充满信心地出去
过了三天三夜,他也没有回来。
苏格拉底只好走进树林里去找他,最后发现柏拉图已在树林里安营扎寨。
苏格拉底问他:"你找着最好看的花么?"
柏拉图指着边上的一朵花说:"这就是最好看的花吗。"
苏格拉底问:"为什么不把它带出去呢?"
柏拉图回答老师:
"我如果把它摘下来,它马上就枯萎。即使我不摘它,它也迟早会枯。所以我就在它还盛开的时候,住在它边上。等它凋谢的时候,再找下一朵。这已经是我找着的第二朵最好看的花了。"
这时,苏格拉底告诉他:
"你已经懂得生活的真谛了"